Posts Tagged ‘公司’

中铝副总裁谢洪到华泽铝电调研

星期六, 5月 14th, 2022

6月16日,中国铝业公司副总裁谢红、投资管理部高级经理刘瑞平、财务部综合处处长张健到公司调研。助理级以上公司领导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了调研报告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全佳主持会议。会上,王家人汇报了公司近年来的生产经营成绩,今年1-5月份的生产经营、投资管理、结构调整和发展情况,以及全面贯彻落实中铝公司降本增效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精神的具体措施。公司党委书记赵从突出三个龙头、抓好五项重点工作和下一步党建工作三个方面汇报了公司创先争优暨“基层组织建设年”活动情况。谢红充分肯定了华泽公司在生产经营和党的建设方面取得的成绩,分析了近年来电解铝行业的发展趋势,对华泽公司的发展提出了具体要求。他指出,面对严峻的形势,企业必须发展,停滞不前是没有前途的。华泽公司要抓住机遇,主动发展,打破常规,开动脑筋,办好企业,积极研究思路和措施,把发展规划做细做实。目前发展的关键是如何买到质优价廉的煤炭,真正解决制约企业发展的资源问题。他希望华泽公司继续通过经营转型推进精细化管理,深挖内部潜力,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企业竞争力,确保年底经营业绩位居中铝公司前列。刘瑞平、张健分别对华泽公司的投资管理和固定成本控制提出了建议。王的家人代表公司领导班子发表了讲话。他表示,要继续努力,把公司经营好、发展好,绝不辜负中铝公司的期望,以良好的经济效益回报中铝公司和股东。会后,谢红一行还实地考察了电解一厂二工区、维修厂修炉车间、炭素厂焙烧一车间、成型车间等生产现场。

德国:海德堡水泥公司继续对投资持谨慎保守态度

星期六, 4月 23rd, 2022

德国大型建材集团海德堡水泥公司在最近的经济危机后,不会大规模扩张业务。2008/2009财年,该公司的全球销售额下降了40%。海德堡水泥公司总裁BerndScheifele在接受德新社采访时表示,自那以后,该公司对投资持谨慎保守态度。此外,受欧债危机影响,海德堡水泥公司只在业务增长较大的市场进行投资,发展业务。他还说,现在不是勇敢投资的时候,而是积累资金等待投资的时候。只有在特殊情况下,公司才会投资其他国家的新市场。目前,海德堡水泥公司正在亚太、东欧和非洲拓展业务。沙伊弗勒说,这些地区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此外,该公司将扩大其在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加纳的产值。到2013年,这家Dax上市公司将在新兴工业化国家扩大产能1000万吨。从中期来看,该公司将在当地生产三分之二的水泥。到目前为止,Scheifele对其第二季度的业务发展感到满意,业务发展符合预期。此外,他预计能源价格将会下降,重要市场的产品价格将会逐渐上涨。

八菱科技高价涉锂为哪般

星期五, 3月 25th, 2022

等了半年,巴陵科技(002592)的投资人大失所望,公司重组以失败告终。

六个月是监管部门允许上市公司重组和暂停交易的期限。巴陵科技花了足够的时间,与交易标的签订了框架协议,但最终以失败告终,投资者的失望可想而知。

或许是为了弥补,在复牌公告中,巴陵科技宣布了投资意向,计划收购锂电池公司苏州刘玉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刘玉电池”)20%-30%的股权,整体估值28亿-35亿元。以汽车零部件起家的巴陵科技,之前已经跨越了文化演艺行业,但到现在,现场表演可谓一塌糊涂。这次整体估值约30亿元,投资刘玉电池。会有什么结果?更不可思议的是,就在一年多前,西部资源(600139)仅用5200多万元就转让了刘玉电池80%的股份。是巴陵科技贵,还是西资源低价卖?真正的停牌和虚假收购?

5月18日,停牌半年的巴陵科技迎来复牌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公司股价毫无悬念地下跌,这显然与公司计划了半年的重组失败有关。

这一天,巴陵科技宣布拟收购江苏林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林赛”)部分资产,涉及金额不超过20亿元。

虽然早在1月底就与交易对手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并签署意向框架协议,但由于海外资产收购的不确定性,本次交易以失败告终。江苏林赛涉及的海外资产分布在美国。“近期中美贸易关系紧张,海外资产收购能否在计划时间内完成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因此,交易被终止。这也是中美贸易紧张导致上市公司重组失败的首例。

江苏林赛的海外资产主要是汽车动力总成等关键业务。巴陵科技表示,考虑到近期中美贸易紧张,以及美国政府对在华投资的限制,无法判断拟收购的海外资产是否涉及敏感技术。因此,本次海外资产收购的完成时间无法预测。

虽然收购失败,但大股东的紧质押高压线还是可以解脱的。停牌前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杨精忠、谷雨几乎质押了大部分股份。股价大跌后,巴陵科技紧急停牌宣布重组。重整期间,主质押杨精忠逐一解除质押。截至5月19日,持股9477万股,质押6083万股,而停牌前后几乎100%质押。

即使重组失败,股价下跌,杨精忠的质押股票已经有足够的“弹药”来补充质押。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半年的时间就是一个字数限制,他们要为重组失败的风险买单。在终止收购江苏林赛部分资产的同时,巴陵科技宣布计划入股锂电池制造商刘玉电池。这家锂电池制造商原本价值不到1亿元,现在估值在30亿元左右。

电池价值飙升。

根据巴陵科技公告,公司已于5月16日与郁亮电池控股股东上海凯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龙投资”)签署股权转让意向书,拟转让凯龙投资持有的郁亮电池20%-30%股权,郁亮电池整体估值为28亿-35亿元。

杜愚电池所从事的是当前炙手可热的锂电池行业。据巴陵科技介绍,公司专注于三元锂电池。公司成立于2014年,计划年动力电池容量为12Gwh。目前,一期2Gwh产能已投产。威马汽车和江淮汽车是公司的主要客户。

公告显示,郁亮电池2017年实现营收3.02亿元,净利润3143万元,而2018年第一季度分别为5663万元和636万元。从营收和利润表现来看,刘玉电池在锂电池行业的规模远不及当代安普瑞斯科技有限公司等龙头企业,也远不及李贻伟能(300014)等玩家。

当代安普瑞斯科技有限公司招股书引用了GGII的统计数据。2017年,国内十大动力电池厂商销量占全国的80.1%,排名第十的亿威锂能营收接近30亿元,市场份额约2%。YU电池的营收只有亿纬锂能的10%左右,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按照刘玉电池最低金额28亿元、巴陵科技持股最低金额20%计算,上市公司需支付5.6亿元。如果刘玉电池价值35亿元,巴陵科技想要获得30%的股份,公司需要支付10.5亿元。无论最低金额还是最高贡献,巴陵科技都要付出高昂的代价。重要的是要知道,一年多前,当西部资源出售其在杜愚电池的控股权时,其整体估值不到1亿元。

2016年9月,西部资源公告称,公司将刘玉电池66%的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恒康”),并将14%的股权转让给刘玉电池另一股东苏州李能科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苏州李能”)。

根据评估结果,刘玉电池的价格为6552万元,西部资源所持80%股权的市值为5242万元,最终交易总价为5280万元。也就是一年半多前,刘玉电池的总估值还不到1亿元。

西部资源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于2016年9月30日完成对刘玉电池的股权转让。1-9月,刘玉电池营收8385万元,净利润1337万元。工商信息披露,2016年,刘玉电池实现营收1.95亿元,净利润3097万元。

不难发现,与2016年相比,虽然刘玉电池营收增长了50%以上,但净利润并没有明显增长,这可能与锂电池价格持续下跌有关。据当代安普瑞斯科技有限公司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公司动力电池销售单价分别为2.28元/Wh、2.06元/Wh和1.41元/Wh,毛利率也从2015年的41.4%下降至2017年的35.25%。

但公告显示,巴陵科技并未收到西部资源控股股东四川恒康的股份。目前,郁亮电池的大股东为凯龙投资,持有80%的股份。常熟李能新能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李能新能源”)持有剩余20%,四川恒康等原股东已全部撤离。

工商信息显示,接管西部资源部分股份的苏州李能于2017年10月底退出。李能新能源刚刚进入。公开资料显示,其大部分合作伙伴都是郁亮电池管理公司。2017年12月底,四川恒康退出,凯龙投资为上位大股东。

也就是说,仅仅5个月后,巴陵科技就要以高价从凯龙投资手中收购杜愚电池的股份。市场尚不清楚凯龙投资了多少来换取西部资源控股股东四川恒康的退出。

一年多前,估值还不到1亿元,但现在价值30亿元左右。当初西部资源转移的时候,不应该想到现在的结局吗?要知道,现在公司市值只有35亿元左右。在电池基本面没有明显变化的前提下,是西部资源卖完了,还是巴陵科技贵?

隐性凯龙投资

在西部资源控股股东四川恒康的官网上,也有关于刘玉电池的介绍。刘玉电池成立于2014年3月,初始注册资本3亿元,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公司年产锂电池5亿瓦时,拥有储量超过1000万吨的锂矿资源。

这显然是夸大其词。根据西部资源2014年年报,公司与苏州李能共同出资5000万元设立刘玉电池,其中西部资源出资4000万元,占比80%。公司定位是锂电池生产,没有锂矿资源介绍。2014年下半年,刘玉电池正式投产。2015年9月,西部资源和苏州李能拟按各自比例出资1.5亿元增加刘玉电池,但直到2016年9月转让时才缴足。

宇崎没有站着不动。在公司现有一期2G瓦时产能的基础上,2018年完成1000万节锂电池扩建项目。同时,公司年产20亿瓦时的扩建项目也进入环评公示阶段。

显然,对于西部资源来说,即使刘玉电池的净利润不会对公司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对于常年处于亏损边缘的西部资源来说,3000多万元的净利润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2017年,刘玉电池3亿多元的收入高于西部资源,原本可以减少公司亏损的锂电池公司现在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西部资源大股东四川恒康以数千万元成为刘玉电池控股股东后,一年后将刘玉电池控股权转让给凯龙投资。刘玉电池此次转让的估值是多少?然而,不管溢价多少,这些收益属于大股东,而不是西方资源。

在凯龙投资的介入下,巴陵科技只能投资这家估值约30亿元的“肮脏”锂电池公司。巴陵科技之所以愿意如此高价入股,主要是因为凯龙投资的实控人杨爱华曾是宝信汽车的董事长,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而刘玉电池也成为了威马汽车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宝信汽车从事汽车行业,但只是汽车经销商,不是制造企业。威马汽车作为新能源汽车制造商,虽然目前整车上市,但销量很难。如果仅凭这一点就能得到约30亿元的估值,那么杜愚电池需要实现多少净利润才能与自身价值相匹配?